? 新生彩票六合彩说道_蒙特卡罗游戏免费注册

以史鉴今 资政育人

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史纵横

释放崇武以东海战俘虏始末 ——荣誉军旗“海上猛虎艇” 背后的故事
来源:《党史博览》2022年第4期  作者:  点击次数:

看到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阅兵战旗方阵中那面“海上猛虎艇”荣誉军旗,笔者想起了20多年前在南京军区档案馆查阅崇武以东海战时俘虏国民党海军“永昌”号军舰9名官兵的专档。讲述荣誉军旗“海上猛虎艇”背后的故事,就从这9名俘虏讲起。

■周恩来亲自参与指挥崇武以东海战■

9名俘虏是国民党海军“永昌”号军舰上尉补给官邱文、轮机上等兵杜柄政、轮机二等兵林永德、勤务一等兵林旭利、油机下士刘忠雄和普通水兵许进来、洪阶兴、彭贵松、王开义。

196511131320分,他们9个人奉台湾国民党海军命令,跟随美制军舰“永昌”号和“永泰”号官兵一起,从澎湖列岛的马公岛出发,采取隐蔽、伪装等措施,悄悄地向福建沿海奔袭而去。

时任人民解放军海军福建基地司令部作战参谋的刘伯强回忆:“‘永昌’号由敌海军南区巡逻支队旗舰‘永泰’号大型猎潜舰率领,由马公岛驶往乌丘岛执行‘特殊’任务。由于‘永昌’号雷达发生故障待修,与‘永泰’号保持目视距离。航行途中两舰始终保持无线电静默。(1113日)1410分,东海舰队侦察到敌舰活动情况后,立即通报福建基地并指示研究对策。基地当即通报到福建沿海部队,命令各雷达站和观通站分别掌握金门、马祖敌占岛屿和外海的情况。”

最早发现“永昌”号和“永泰”号动向的是海军护卫艇第29大队1中队588号艇。588号艇上的雷达兵朱兆成和雷达班班长郭春林率先发现了敌情。

时任东海舰队鱼雷艇第6支队126号艇艇长的王永国回忆:“1965111313时,‘喜事’终于来了。那时,雷达站只要一发现国民党军舰出动,官兵们都像过年、娶媳妇、中头彩一样高兴。国民党海军南区巡逻支队‘永昌’号护航炮舰、‘永泰’号猎潜舰离开锚地马公(岛),隐蔽出航乌丘。它们一出来就被我雷达紧紧盯上了。据情报称,这两艘军舰出来可能有三个目的:一是送敌特登陆;二是抢劫我商、渔船;三是送高级官兵到敌占岛屿部署新的任务。”

事后据俘虏上尉补给官邱文口供称,“永昌”号和“永泰”号的目的是两个,先是到乌丘岛,运送兵力登岛,然后从乌丘送敌特到福建沿海登陆,完成蒋介石“抓回一把土也是胜利”的“手谕”任务。

                       

时任鱼雷131号艇班长的赵正东回忆说:“我们是小艇战大舰。”他说:“‘永泰’舰和‘永昌’舰的排水量都超过600吨,均装有40毫米、76毫米中口径炮,打得远,威力大,而我们能出动的只有百吨上下的护卫艇、鱼雷艇。护卫艇只有25毫米、37毫米小口径炮,而我们鱼雷艇如果打光了自带的几条鱼雷,就只有两门25毫米炮甚至12.7毫米机枪自卫了,火力上有差距。”俘虏邱文曾讲:“我们军舰与共军的小艇比,拔根汗毛都比他们的腰粗。所以,我们出航是不会害怕的。”

海军东海舰队福建基地发现“永昌”号和“永泰”号的动向后,立即制订了作战方案,决定组成3个突击群和3个突击组。3个突击群主要以火炮实施突击,3个突击组主要以鱼雷攻击扩大战果,确保战斗胜利。

3个突击群以护卫艇为主。第一突击群由护卫艇第29大队1中队576号艇和577号艇组成,第二突击群由护卫艇第29大队1中队588号艇和589号艇组成,第三突击群由护卫艇第29大队3中队573号艇和579号艇组成。

3个突击组以鱼雷艇为主。第一突击组由鱼雷艇第6支队31大队132号艇和124号艇组成,第二突击组由鱼雷艇第6支队31大队131号艇和152号艇组成,第三突击组由鱼雷艇第6支队31大队145号艇和126号艇组成。

海上由福建基地海坛水警区副司令员魏垣武担任总指挥,负责统一作战指挥。护卫艇第29大队大队长马干、鱼雷艇第6支队副参谋长张逸民为副总指挥。

魏垣武接到任务后,为保障作战部队侧翼安全,命令475吨级的护卫艇进至崇武东南15海里处,担任侧翼警戒和海上救护任务;命令375吨级的护卫艇进至西洋岛以东海域佯动,以钳制东引岛、马祖岛之敌。

为便于统一指挥,魏垣武再次命令120海里以外的三个突击群的舰艇统一集中到平潭岛娘宫码头,以利于作战。131925分,第三突击群573号艇和579号艇从竹屿到达娘宫;1321时,第一突击群576号艇和577号艇,在护卫艇第29大队大队长马干、政委龚定高率领下到达娘宫。不久,第二突击群588号艇和589号艇在第29大队参谋长王志奇率领下也到达娘宫。

时任588号艇信号兵的杨进兴和时任轮机兵的傅金泉在20218月接受采访,回忆了接到任务时的情景。杨进兴说:“我们(艇)就靠在码头上,正在吃饭。突然听到大队部响起战斗警报,我们饭就不吃了。有作战任务嘛,肯定要出航。我是信号兵,更要快。我把碗筷一扔,赶快跑到指挥台上去。”傅金泉说:“接到任务后,我们机电部门第一任务是把水加足,把油加满。”

这时,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传来了指示:“要抓住战机,集中兵力先打一条;要近战,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组织准备工作要周密一些;不要打到自己,天亮前撤出战斗。”

魏垣武非常奇怪,崇武以东海战为什么会惊动周总理呢?

原来,海军东海舰队福建基地把作战方案上报到总参谋部后,总参谋长罗瑞卿恰好不在北京,于是总参把作战方案上报给周恩来。周恩来说:还是要听一听总参的汇报再作最后决定。

在总参作战部,周恩来认真听取了崇武以东方向的敌情汇报:有美国的“马松”号和“奥勃来恩”号两艘驱逐舰分别在东山岛正南和正东海域巡逻,似乎是在策应国民党海军行动;另外还有4艘国民党军舰在东引岛一带锚地活动。

周恩来听后说:“如果敌舰侵犯我渔场,破坏我航行安全,就坚决予以打击。要打,就要找住战机,集中兵力先打‘永昌’‘永泰’中的一舰;组织准备工作要严密一些,要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敢于近战。”

周恩来最后说:“夜间能见度低,注意不要误打自己,天亮前一定要解决战斗。”

周恩来亲自参与指挥,给了参战部队极大鼓舞。总参谋部在下达打击“永昌”号和“永泰”号命令的同时,要求把周总理的指示传达给参战部队的每一名指战员。

周恩来的指示被传达到每一艘舰艇,又用纸条传达到每一个战位、每一名水兵。杨进兴说:“总理指示传到雷达室,雷达兵更加警惕地怒视着荧光屏上的敌舰魔影,迅速准备向指挥员报告敌舰动态;总理指示传到轮机舱,轮机兵更加精心地操纵着怒吼的机器,保证机器在任何情况下都正常运转;总理指示传到炮位上,机炮兵把充满对敌仇恨的炮弹压进了炮膛。我们把‘决不辜负周总理的期望,坚决消灭敌舰,为毛主席和周总理争光’等钢铁誓言,写在纸条上,交给党支部。咱们这一次要打大仗了,我写决心书也不知道写什么东西,那我就咬破手指,撕下了一张纸,写下了‘永远忠于毛主席’,实际上这就是我的遗书。”

                       

■魏垣武在身负重伤后坚持指挥战斗■

19651113日,天空飘着毛毛细雨。3个突击群6艘护卫艇和3个突击组6艘鱼雷艇在魏垣武率领下,保持无线电静默,以单纵队航行,艇间保持目视距离,从娘宫出发,到达待机点东月屿。

2216分,魏垣武在东月屿海域下达命令,3个突击群和3个突击组按战术群序起航,全速直插战术展开区域崇武以东的东沙屿海域。

在航渡中,护卫艇第29大队1中队588号艇提出了“三不打”口号:不占领有利阵位不打,不到有效距离不打,没有把握不打。这个口号是1中队副中队长李恩民提出来的。

588号艇的前身556号艇,启用于19587月,那时是第一代护卫艇,排水量只有75吨。此次参加崇武以东海战的是第二代护卫艇,排水量达到134吨,列装才半年时间。19655月,588号艇与586号艇、587号艇、589号艇4艘护卫艇出厂下水来到福建沿海,被编入第29大队1中队。

刚列装的588号艇,艇长和指导员空缺。参加崇武以东海战时,上级让1中队副中队长李恩民代理艇长,把一直在556号艇工作的信号兵、参加过1958年炮击金门等历次战斗、当时已提升为军官的秦卫邦,指定为588号艇指导员。

588号艇和589号艇在第二突击群编成内,负责人是第29大队参谋长王志奇。第一突击群的负责人是第29大队大队长马干和政委龚定高。第三突击群的573号艇为指挥艇,总指挥魏垣武位于第三突击群。3个突击组的6艘鱼雷艇由副总指挥张逸民负责。

李恩民和指导员秦卫邦到各战位检查。在电信室,电信班班长徐光远做好了最坏打算,在舱里拉了备用线路,准备了干电池。徐光远向代理艇长李恩民保证:“艇上装设的线路被打断,我有备用线路;备用线路再打坏,我还有干电池。”

机炮班班长邢定禄把两箱炮弹都已逐发擦拭一遍,对检查战位的李恩民表示:“叫打就打,叫停就叫,坚决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不浪费一发炮弹。”

轮机军士长王君祥对李恩民说:“艇长,请放心吧!你要多大速度,我给多大速度!”

李恩民握住王君祥的手说:“机电部门是舰艇的动力部门,开快行慢,一切行动都得靠机电,作业舱又在舰艇最底部,机电兵是最辛苦的。我相信你!”

魏垣武站在第三突击群的573号艇驾驶台上,密切关注敌我态势的变化。2314分,指挥艇上的雷达兵刘启明突然从荧光屏上发现两个针尖大的亮点,一前一后,有节奏地跳动着。

“发现敌舰!”刘启明立即报告。

魏垣武问:“敌舰距我舰的具体位置?”

刘启明报告:“右舷10度,距离10.5链。两舰呈右梯行,相隔七八链,航速12节,正向乌丘屿行进。”

魏垣武当即下定决心从“永昌”号和“永泰”号两舰间插入,分割两舰,各个歼灭。魏垣武命令第一突击群和第三突击群的护卫艇,做好展开成右梯队,从右舷攻击准备;第二突击群588号艇和589号艇待命攻击。

此时,“永昌”号和“永泰”号似乎还没有发现“敌情”,向乌丘屿匀速航行。魏垣武激动万分地对雷达兵刘启明说:“咬住它,别丢了!”

2320分,魏垣武下达攻击命令:“第一突击群展开右梯队,右舷攻击!”

13分钟后,4艘护卫舰突然出现在“永昌”号和“永泰”号眼前,距离只有500米时,魏垣武高喊一声:“打!”

瞬间,第一突击群和第三突击群4艘护卫艇上的舰炮火力全开,一齐射向敌舰。在短短几分钟内,数百发炮弹如暴风骤雨般倾向敌舰。时任126号艇艇长的王永国回忆说:“其中一艘敌舰一弹未发,调头就跑。我编队第一回合就把敌舰分割开来,给鱼雷艇实施攻击创造了有利条件。”

2个突击群4艘护卫艇追着“永昌”号和“永泰”号打,竟然让它们给跑掉了。海军福建基地司令部作战日记中记载:“(1113日)2333分,当敌舰位于我573指挥艇右舷60度、距离5链时,指挥员(魏垣武)下令艇队减速为18节,集中火力攻击敌前导舰。敌编队即向我艇队还击。我前导舰转向西北方向规避,(敌)艇向乌丘逃窜,殿后(敌)艇同时也向西北方向转向,边规避边向我还击。2334分,573指挥艇转移火力攻击‘永昌’号。其他各艇仍向‘永泰’号攻击。2335分,577588589三艇仍咬住‘永泰’号不放。2336分,护卫艇集中火力攻击‘永昌’号。在攻击中,我573指挥艇和576预备指挥艇先后中弹。573艇驾驶台连续中弹两发,护卫艇31大队副大队长李金华和中队政治指导员苏同锦壮烈牺牲,7名艇员负伤。576艇中弹数发后,机舱、弹药库破损进水,10人负伤。573指挥艇上的指挥员魏垣武接着也胸部中弹,重伤晕倒。他醒来时,仍坚持指挥战斗约7分钟。护卫艇29大队参谋刘松涛同志在573艇协助指挥时,头部负伤,右臂和右食指被打断,仍迅速接替负伤倒下的副艇长指挥战斗。573艇信号兵王树生双腿负伤7处,仍坚持不断地收发信号。576艇炊事员郭忠良在搬运弹药时,被炮弹击中,两次负伤,当机舱破损进水时,他用身体堵漏。这时,护卫艇编队向左转向东南,背敌航行,远离敌编队。577艇由于减速攻击和受爆炸影响,观察不到576指挥艇而掉队。588艇和589艇跟随577艇,同时掉队。2338分,指挥员魏垣武下令停止射击,并发射两颗信号弹,召唤鱼雷艇攻击。”

魏垣武负伤坚持指挥战斗一段时间后,觉得难以继续指挥战斗,按预案将指挥权移交第29大队大队长马干接替,但却一直联络不上。于是,魏垣武最后下达两道命令:第一道命令是由护卫艇第29大队政委龚定高接替总指挥,负责行使海上编队指挥权。第二道命令是发射两颗信号弹,召唤鱼雷艇攻击。

■葛毅在海战中逞英豪■

魏垣武因负重伤下令由龚定高负责指挥作战,是在没有办法联系上大队长马干后的无奈之举,于是出现了短暂的指挥混乱。时任海军福建基地司令部作战参谋的刘伯强回忆说:“龚定高(接替总指挥)未向预备指挥艇传达,又未向(福建)基地报告。而此时在海图室的海坛警备区作战科副科长,也没有挺身而出履行指挥职权,致使海上编队指挥中断。”

这时,副总指挥张逸民正在预备指挥艇的鱼雷艇指挥台上,一边航行一边观察战区情况。突然,张逸民看到夜空中升起两颗信号弹。这是命令鱼雷艇出击的信号。按常规,护卫艇刚刚打起来,双方炮火如此激烈,鱼雷艇稍后才能出击,张逸民估计是护卫艇队出了问题,当即决定不能放走敌艇,命令以鱼雷艇为主的3个突击组全线向“永昌”号和“永泰”号发起攻击。

鱼雷艇第二突击组接到张逸民的命令后,率先快速冲向“永昌”号。张逸民回忆说:“敌舰由机枪和火炮构筑了一道弹幕,始终以舰首对准我鱼雷艇,避开最大舷角,使我鱼雷艇很难攻击。我131号艇虽然一度占据了攻击战位,但因浪大,发射两枚鱼雷均未命中目标,无功而返;152号艇在距离敌舰200米时,判断敌舰航速失误,发射两枚鱼雷又没有命中。”

眼看“永泰”号逃往乌丘,“永昌”号一边还击一边南逃,张逸民联系指挥部让护卫艇再打一个航次,却一直联络不上。这正是考验指挥员临机处置能力的时候。张逸民当机立断,下令:“各艇注意,跟我上!”事后张逸民说:“当时只有鱼雷艇强攻一条路了。”

张逸民再次率领鱼雷艇第一突击组132号艇、124号艇和第三突击组145号艇、126号艇高速追击“永昌”号。

时任126号艇艇长的王永国回忆说:“(1114日)012分,新生彩票六合彩:舰队迫近‘永昌’号。由于敌舰机动规避,我舰队连续两次进入战斗航向都未能占领有利位置,无法实施鱼雷攻击。于是,舰队指挥员(张逸民)令我组原地机动佯攻钳制,由第一突击组攻击。当‘永昌’号再次转向摆脱时,我126号艇和145号艇慢速接近敌舰;同时,我一突击组两艇转而实施佯攻,逼敌转向,为我艇和145号艇创造战机。030分,145号艇接近‘永昌’号,进入战斗航向,为了不失战机,舰队指挥员下令‘单艇攻击’。”

当张逸民指挥鱼雷艇攻击“永昌”号时,由护卫艇大队参谋长王志奇率领的第二突击群588号艇和589号艇向炮声方向赶来。

代理艇长李恩民率588号艇冲了上去,截住了“永昌”号的去路。瞄准手李仁兴和徐洞庭目光炯炯地捕捉住“永昌”号的炮口光,单等开火的命令。

李恩民见距离“永昌”号已不远,对坐镇588号艇的中队长王允万说:“可以打了!”

王允万说:“陆上要在200米内解决战斗,海上同样要在近距离内见分晓。近战、夜战是场精神比赛,比勇敢,比意志!沉住气,再向前靠!”

588号艇驶到最有利的距离,占领最有利的阵位后,李恩民高喊一声:“开炮!”

霎时,机关炮连珠般地猛射,一发又一发的炮弹飞向“永昌”号的驾驶台、炮位,顿时弹片飞溅,发出清脆的凿穿钢板的声音。

此时风浪实在太大,588号艇前炮班副班长葛毅瞄了几次都未成功,“永昌”号又左躲右闪,没有抓住目标。葛毅回忆说:“当时,我在心里想,今天我连‘永昌’号都治不了,明天怎么和美国鬼子干?这个时候,一个水浪打在我身上,我抹了一把脸,把钢盔推到后脑勺,捋起袖管,对着‘永昌’号吐了一口唾沫,解脱了方向机,瞄准镜也不要了,右腿跪在甲板上,用肩膀顶住炮身,向‘永昌’号开火。”

葛毅操纵着炮架,炮口对着“永昌”号飞快转动着。“轰”的一炮打过去,击中了“永昌”号的指挥台,顿时浓烟翻滚升腾。火光中,葛毅看到一个肥胖的家伙,连同一面青天白日旗,滚到大海里去了。

这时,鱼雷145号艇也向“永昌”号猛烈射击。“永昌”号油舱中弹爆炸,后甲板火焰冲天,映红了夜空。

张逸民看到护卫艇冲上来了,为避免误伤,下令鱼雷艇突击组放弃攻击,高速撤回。王永国回忆说:“后来遵照基地命令,除131号艇先期返航外,其余5艇于14540分返回娘宫。”

葛毅越战越勇,两臂一甩,脱掉雨衣,单穿一件贴身汗衫,转身又装炮弹,抱着炮身对着“永昌”号前甲板狠狠射击。“永昌”号上的国民党海军水兵倒了一大片,许多伤员绝望地号叫着往舱里钻。

“永昌”号冒着熊熊大火,不断下沉,火光一跳,迅速灭了。此时,海面出现了一个大漩涡,把漂浮的救生筏、碎木片一起卷了进去。

海军福建基地司令部作战日记中记载:“(1114日)106分,敌‘永昌’号舰沉没于乌丘以南15.5海里,即北纬24°2430″,东经119°2000″。至此,从我护卫艇发起攻击开始,至‘永昌’号沉没,历时1小时33分的崇武以东海战胜利结束。战斗中,击沉了敌护航炮舰‘永昌’号,击伤了大型猎潜舰‘永泰’号,俘敌上尉补给官以下9人。我方轻伤护卫艇和鱼雷艇各两艘;牺牲2人,伤14人。”

588号艇被命名为“海上猛虎艇”■

崇武以东海战结束后,海军福建基地的水兵们凯旋。

其实,在崇武以东海战时,周恩来和中央军委副主席贺龙一直坚守在总参作战部关注着战况。当1114日凌晨收到海战胜利结束的消息后,周恩来签发了向全世界播发的海战新闻战报,然后离开了总参作战部。

15日,周恩来委托陈毅副总理亲临前线,看望参战部队。

陈毅深入舰艇码头,和指战员们一起参加庆祝活动。在庆功大会上,陈毅高度赞扬崇武以东海战的胜利。他说:“这次海战是近战的胜利,是迂回包围的胜利,是打歼灭战的范例。”

1126日晚上8时许,周恩来总理和罗瑞卿总参谋长在上海锦江饭店亲切接见了崇武以东海战参战部队荣立战功的代表。

周恩来与代表们一边紧紧握手一边问:“你们吃过饭了吗?”

周恩来知道指战员代表是从福建海防前线赶来的,关切地询问:“你们是前天来的吧?时间很紧,如有直升机就好了。”

指战员代表坐在周恩来身旁。张逸民作了崇武以东海战情况汇报。周恩来边听汇报边看作战代表英雄事迹摘要。当张逸民汇报到“这次海战的胜利,归功于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归功于周总理及时而正确的指示”时,周恩来郑重地说:“我只是讲了几句,主要靠你们,靠毛泽东思想!怎么攻、怎么打,是你们的事。你们一讨论,办法就出来了!”

随后,周恩来一一询问大家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入伍几年了。他询问后对参战立功代表说:“祝贺你们的胜利。这次打得快,打得好,党中央、国务院、军委都很高兴。大家要认真总结这次海战的经验,胜不骄,败不馁,去争取新的胜利。”

最后,周恩来还问了负伤的同志伤在哪里、伤势怎样,并嘱咐代表们:“向负伤的同志们问候!”

周恩来因晚上还有外事活动,在和大家一块合影后,就离开了上海锦江饭店。

战后评功中,588号艇发扬了老556号艇的传统,领导班子谦让退后,把一、二等功评给班长、水兵。除指导员秦卫邦被评为二等功外,副艇长李朝相、副指导员戴学明都退让为三等功。东海舰队给张逸民记一等功,给在战斗中负重伤的魏垣武荣记二等功,给第29大队参谋长王志奇记二等功。588号艇副班长葛毅被评为“全国战斗英雄”。588号艇荣立集体一等功。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了《英雄海军再获大捷》纪录片,在全国宣传放映。

196623日,国防部授予海军护卫艇第29大队1中队588号艇“海上猛虎艇”荣誉称号。

■释放“永昌”号军舰上的9名国民党海军俘虏■

在崇武以东海战中,“永昌”号军舰上的9名国民党海军俘虏,后来被释放。

196957日,福州军区政治部给中央军委办事组写了一份请示报告。报告中说:“对于19651114日在崇武以东海战被俘虏的原蒋匪‘永昌’号军舰人员的教育和处理意见,我们曾于1966426日、1215日作过两次报告,后因文化大革命而推迟处理。现鉴于文化大革命已取得伟大胜利,建议对现管训的9名俘虏,于71日前分别释放,原蒋匪海军‘永昌’号军舰士兵许进来、洪阶兴,在管训期间表现好,积极靠拢我们,根据本人要求,以考虑放回台湾可能受到蒋匪迫害,拟留在祖国大陆,安排农场参加生产劳动;其他家在台湾和有亲属在台湾的原蒋匪‘永昌’号军舰7名俘虏(正式释放时,又有两人要求留在大陆),一律释放回台湾。释放地点在厦门前沿。释放时组织一些宣传活动,请新华社发一条释放消息,福建前线广播电台除播送新华社消息外,并播送福建前线部队司令部释放俘虏通知,厦门前沿对敌广播站亦安排一些对敌喊话,并编制一些传单对敌宣传。”

610日,中央军委办事组给福州军区政治部回复处理意见的指示:“57日电悉。同意你们对原蒋匪‘永昌’号俘虏的处理意见。释放消息和释放通知,送军委办事组审查。”

福州军区政治部接到中央军委办事组的指示后,于614日呈报了释放通知稿:“军委办事组:现呈上我部拟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司令部释放原蒋匪海军‘永昌’号被俘人员邱文等人回台湾的通知》一份,请审批。关于释放消息,我部新华分社已送新华社总社,转呈军委办事组。”

福州军区政治部拟写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司令部释放原蒋匪海军‘永昌’号被俘人员邱文等人回台湾的通知》原文很短,笔者现将全文抄录在此。

金门国民党官兵们:

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司令部,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本军对于放下武器的蒋军官兵,一律不杀不辱,愿留者收容,愿去者遣送”的教导和我军一贯宽待俘虏的政策,最近全部释放了196511月在福建崇武以东海战中被我击沉的原美制蒋舰“永昌”号上的9名落水被俘人员。对于其中家在金门、台湾的邱文等5人,根据其本人的自愿和要求,决定于某月某日凌晨释放他们回金门、台湾,与家人团聚。

5名被俘的蒋匪海军人员是:原美制蒋舰“永昌”号上尉补给官邱文、轮机上等兵杜柄政、轮机二等兵林永德、勤务一等兵林旭利、油机下士刘忠雄。当他们到达金门地区时,希望你们妥善接待,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不得有误,特此通知。

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司令部

621日,中央军委办事组回复福州军区政治部,批示道:“原则同意你们《释放原蒋匪海军‘永昌’号被俘人员的通知》。《通知》中‘当他们到达金门地区时,希望你们妥善接待,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不得有误’一句可删去。另《通知》中的标题及第二段中的‘蒋匪海军’,请改为‘蒋军海军’。‘金门国民党官兵们’改为‘金门国民党蒋军官兵们’。”

62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新华社消息: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部队根据我军一贯的宽待俘虏的政策,最近释放了被我俘虏的9名蒋介石军队的海军人员。被释放的蒋军人员对我军给他们的宽大待遇,一致表示感谢。这些蒋军人员,是在196511月崇武以东海战中美制蒋舰“永昌”号被我击沉时落水被俘的。其中家在大陆的彭贵松、王开义,根据他们的要求,已资遣回家。另外2名根据他们的意愿,安排了适当的工作。家在台湾、金门,本人又愿意回去的邱文等5人,已释放回原籍与亲人团聚。这些蒋军海军人员在被俘后得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宽大待遇。这期间,他们参观了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以及上海、广州、武汉等城市,访问了许多工厂、学校和农村人民公社。……他们兴奋地说:“只有毛主席英明正确的领导,才使中国人民扬眉吐气,才使祖国繁荣昌盛。社会主义祖国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使我们感到无比自豪。”

如今,“海上猛虎艇”已发展到第四代。从第一代排水量只有75吨的护卫艇(舷号556),到第四代排水量为1300吨的导弹护卫舰“泉州舰”(舷号588),见证了中国海军的发展壮大历程。如今,人民海军虽然由当年的小艇变成了军舰,但“海上猛虎”的精神依然在海疆延续和传承。■

(作者声明:本文由《党史博览》独家编发,未经允许,不许选编、摘编、上网等)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1
马可波罗美女客服 皇冠国际管理网 狮子会 鸿利娱乐返水多少 钻石澳门平台网站
博金花注册 名人彩票六合彩 澳门上葡京赌场发牌荷官半裸 博狗十大平台 顶尖娱乐网址大全
澳门巴黎人备用网站 菲律宾申博代理网址 去澳门赌博多少钱可以 五星彩开奖号码登入 太阳城集团幸运球队添彩10%
腾讯分分彩 新版必發集團开户 太阳城微信充值 申博太阳城百家乐登入 太阳城申博娱乐城登入